貿易救濟調查政策的國別傳導
2018-12-05 12:39:31   來源:   評論:0 點擊:


貿易救濟調查并不能直接改變市場總體供需和進口規模,只會改變結構,導致貿易轉移的發生。貿易救濟調查啟動后,趨勢上會出現三重貿易轉移:第一,被調查國對調查國的涉案產品出口減少;第二,被調查國對第三國的涉案產品出口增加;第三,第三國對調查國的涉案產品出口增加。
在這種貿易轉移模式下,不但第三國對原被調查國的貿易救濟調查風險增加,原調查國對第三國的貿易救濟調查風險也會增加。也就是說,貿易救濟調查存在非常顯著的國別傳導可能性:一個國別發起調查后,其他進口國別極有跟進發起調查。其原因在于,在產品總體產能和出口量不變的情況下,一個目標市場國家發起貿易救濟調查后,涉案國家的出口產品將出現兩個必然的趨勢:第一,產品轉銷其他國家;第二,由于其他國家的同類產品供給增加,市場競爭更趨激烈,該產品價格將會更趨下降。
在進口數量增加和價格下降的情況下,在第三國的國內產業也必然要求該國政府保護自身利益。同時,被調查國對原調查國發起反制貿易救濟調查的風險也會增加。這樣的循環不斷惡化就是貿易戰。
實際上,不僅是貿易救濟調查存在國際間的傳導,各國貿易救濟政策也隨之呈現出同樣的趨勢。這甚至不需要做任何理論推導,直接可以從實際案例中得到確認: 
一 新法溯及既往
(一)美國反補貼調查適用非市場經濟國家規則
2011年3月11日,WTO爭端解決上訴機構就“中國訴美國對華環狀碳鋼焊管、薄壁矩形鋼管、復合編織袋和新型充氣非公路用輪胎產品反傾銷、反補貼措施違反WTO規則爭端案件”(“DS397”)做出裁決,推翻了有關該案件專家組報告就此做出的裁定,最終認定美方在上述案件調查過程中未就“雙重救濟”問題進行評估的做法違反《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定》(“SCM”)的規定。與此相呼應,2011年12月9日,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就《GPX國際輪胎公司和河北興茂輪胎有限公司訴美國政府案》做出判決,裁定反補貼調查不應適用于非市場經濟國家。據此,美國自2006年開始對華發起的數十起反補貼調查失去法律依據。
對此,美國政府既未直接執行WTO上訴機構裁決,亦未糾正針對非市場經濟國家實施反補貼調查的違法行為,而是于2012年促使參眾兩院緊急通過PL112 99法案。該項法律不但規定反補貼調查可以適用于非市場經濟國家,并且追溯適用于2006年11月20日之后所啟動的所有調查。
(二)澳大利亞無出口復審
2017年10月30日,澳大利亞《海關(反傾銷措施)修正法案2017》獲得皇室核準。該法案對《1901年海關法》第XVB部分第5章有關反傾銷復審中(無出口復審),確定出口價格的規定進行了修改。根據《1901年海關法》第269條第(3)款的規定及澳方的政策慣例,如果出口企業在復審期間沒有對澳涉案產品出口,則其出口價格應當與該復審調查中確定的正常價值相等。澳方在以往復審調查中一貫采取這一政策。
但根據前述法律修正案,在出口企業并未向澳大利亞出口涉案產品的情況下,調查機關有權另行根據第269TAB(2A)和269TAB(2B)款規定,視同存在對澳涉案產品出口。根據該項法律修正案第4款的規定,修正案追溯適用于該條款生效前已經根據第5章規定發起,但尚未根據第269ZDB(1)款做出最終決定的所有復審案件。
貿易救濟調查規則的修改司空見慣,但都應該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的常識和規則。但是,美方對非市場經濟國家追溯適用反補貼調查的做法不但沒有被遏制,而且被澳大利亞仿效,在無出口復審中追溯適用變更的出口價格認定規則直接導致復審調查申請方喪失合法預期利益。
二 反傾銷調查正常價值核定替代中間產品
(一)澳大利亞
早在2005年,澳大利亞即已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即在對華反傾銷調查中無權援引《中國加入議定書》第15條,在對華反傾銷調查中適用替代國方法核定正常價值。
但是,澳大利亞在對華螺紋鋼、盤條及后續鋼鐵制品反傾銷調查中,均以涉案產品行業具有“特殊市場狀況”,在計算傾銷幅度中不采用涉案產品的國內銷售價格,而采用核定“銷售成本+期間費用+利潤幅度”的方式結構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并且,以“中國政府對鋼鐵行業的干預涉及鋼坯在內所有鋼鐵制品原材料”為由,在結構正常價值過程中,采用拉丁美洲鋼坯銷售價格作為外部基準,替代涉案產品中所含的鋼坯生產成本,并再次基礎上結構涉案產品的正常價值。
(二)美國
2017年11月13日,美國商務部(DOC)在對華膠合板反傾銷調查終裁中,改變以往要素成本法一貫采用的替代原材料采購成本的方法,改用中間品估值法,致使案件強制應訴企業的稅率,從初裁時微量徒然變成了終裁時的183.36%。
三 針對性法律修訂
(一)加拿大
為了應對《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5條有關在對華反傾銷調查中適用替代國方法應于2016年12月11日終止的規定,加拿大于2013年,對其《特別進口措施條例》(SIMR)第17.1、17.2條進行修訂,廢除了有關中國和越南的非市場經濟國家地位將于2016年12月11日和2018年12月31日失效的規定。
(二) 歐盟
2016年11月9日開始,歐盟通過一系列立法措施,刪除了反傾銷基本規則中的“WTO成員的非市場經濟國家名單”。這一做法與前述加拿大刪除SIMR中有關中國、越南非市場經濟國家地位的做法如出一轍。
四 對華非市場經濟認定規則
(一)美國
DOC曾于2006年8月30日,在對華橫格紙案件中,根據1930 Act SEC. 771. [19 U.S.C. 1677](18)(B)規定的六個考察因素(如上表所示),做出了有關中國市場經濟狀況的調查結論。2017年10月26日,DOC在對華鋁箔反傾銷調查中,再次基于同樣標準繼續認定中國屬于非市場經濟國家。
(二)歐盟
在因“某些世界貿易組織成員方的情況變化”,就此類國家的正常價值和傾銷幅度計算規則修改其反傾銷基本規則過程中,引出了“嚴重市場扭曲”的法律概念。歐盟認定存在嚴重市場扭曲的考量因素,與美國認定非市場經濟狀況的考量因素基本相同(如上表所示)。
基于上述梳理,我們可以確認,伴隨著貿易救濟調查本身存在的國際間傳導,各國貿易主管機關也在相互借鑒對自身有利的做法。通常情況下,這些做法對被實施貿易救濟調查的國家都會產生不良后果,不利于貿易自由化的發展。因此,當一個主要貿易目的國的貿易救濟調查政策發生變化后,我們務必需要跟進調研、分析,并在此基礎上加以應對;否則,后患無窮。
(作者:孫磊、諸葛辰輝、嚴光普,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美國美瑞律師事務所北京代表處代表、大成律師事務所貿易救濟會計師)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原產地證也造假?我來教你驗真偽!
下一篇:【預警】法國、突尼斯、荷蘭、肯尼亞

分享到: 收藏
?
qq游戏有十三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