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合規管理 | 美國對土耳其實施及解除制裁的分析及應對【走出去智庫】
2019-10-28 12:11:15   來源:   評論:0 點擊:

海外合規管理 | 美國對土耳其實施及解除制裁的分析及應對【走出去智庫】

 
走出去智庫觀察  
美國時間10月23日中午,特朗普在白宮發表講話表示,鑒于土耳其已停止在敘利亞境內的軍事行動,美國解除依據10月14日頒布的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lift Turkey sanctions)。此前,美國以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的軍事行動對地區和平穩定構成威脅為由,對土耳其施行一系列制裁(13894號行政命令)。
 
走出去智庫(CGGT)特約法律專家、北京大成總部高級合伙人蔡開明分析認為,盡管有觀點稱美國將會撤銷13894號行政命令,但目前僅是依據該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被解除,該命令本身并未被撤銷,因此在該行政命令被撤銷前,中國企業尤其是金融、貿易、投資領域的企業仍應當密切關注土耳其制裁事件的后續走勢,遵守該行政命令的規定,暫時避免與該行政命令中可能被制裁的主體進行交易,即便交易或提供服務也以短周期的合同為主,避免因違反制裁規定而遭受處罰。
 
中企在美國制裁土耳其中面臨哪些風險?如何應對?今天,走出去智庫(CGGT)刊發蔡開明等律師的分析文章,供關注美國制裁土耳其和SDN清單的讀者參閱。
 
要 點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1、13894號制裁行政命令第1節主要針對土耳其政府、土耳其政府官員、參與敘利亞有關活動的人士(包括自然人及實體)以及對其提供幫助的人士,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為受美國管轄的相關財產予以凍結。
 
2、該行政命令第2節主要針對參與敘利亞相關的特定活動的外國人,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包括禁止政府采購、禁止入境、財產凍結等。
 
3、該行政命令第3節針對故意(knowingly)代理或代表第1節中所述被凍結者進行或促成任何重大金融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包括不得在美開設代理行賬戶等。
 
4、SDN清單實行穿透式管理,從而使制裁范圍進一步擴大。即SDN清單上的實體單獨或共同擁有50%以上控制權的實體也將被視為列于SDN清單(“50%原則”),與該等實體進行交易也將受到制裁。因此,中資企業不僅應防范未來可能公布的有限的與土耳其相關的SDN實體,亦需關注50%原則背后牽連出的其他隱形SDN實體。
 
正 文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文/蔡開明 阮東輝 劉紅梅 陳怡菁
 
美國東部時間2019年10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解除依據10月14日頒布的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lift Turkey sanctions)。同日,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宣布將10月14日新增至特別指定國民清單(“SDN”)的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資源部、土耳其國防部、土耳其國防部長阿卡爾(Akar)、內政部長索伊魯(Soylu)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部長多梅茲(Donmez)予以移除。
 
僅9天前(2019年10月14日),為了應對敘利亞東北部不斷升級的軍事沖突,美國政府頒布編號為13894的針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的行政命令(“行政命令”)。在行政命令所附的總統聲明中,特朗普還宣布美國政府將對土耳其的鋼鐵征收50%的關稅(2019年5月,美國曾降低從土耳其進口鋼鐵的關稅稅率)。該聲明還表示,美國與土耳其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將被擱置。同日,OFAC宣布將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資源部、土耳其國防部、土耳其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部長加入SDN清單,正式凍結該等土耳其主體受美國管轄的財產和財產權益。
 
盡管有觀點稱美國將會撤銷13894號行政命令,但目前僅是依據該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被解除,該命令本身并未被撤銷。因此在該行政命令被撤銷前,中國企業尤其是金融、貿易、投資領域的企業仍應當密切關注土耳其制裁事件的后續走勢。我們建議中國企業在局勢明朗前,遵守該行政命令的規定,暫時避免與依據該命令可能會被制裁的主體進行交易,即便交易或提供服務也以短周期的合同為主,避免因違反制裁規定而遭受處罰。
 
一、制裁事件經過
 
(一)制裁的起因
 
2019年10月6日,特朗普宣稱其已下令從敘利亞東北部撤出大約1000名美軍。此前美國曾在敘利亞東北部與庫爾德軍事力量結盟,后者是打擊當地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ISIS”)崛起的重要力量。
 
據報道,土耳其軍隊于同年10月9日越境進入敘利亞東北部,針對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發起襲擊。對此,土耳其否認該行動旨在針對庫爾德人,并聲稱“土耳其正打擊恐怖主義,確保敘利亞的領土完整,將當地敘利亞人從恐怖分子的壓迫中解放出來,并為流離失所的敘利亞人安全和自愿返回家園創造條件。”
 
特朗普下令從敘利亞東北部撤軍的舉動因被視為放棄了美國的盟軍——庫爾德軍事力量而迅速遭到兩黨的譴責。為應對該壓力,特朗普呼吁土耳其停火。由于有關土耳其軍事行動的報道不斷,白宮于10月14日頒布了上述13894號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經濟制裁,試圖迫使土耳其停止對敘利亞的進攻。
 
(二)解除(Lift)制裁的緣由
 
該行政命令頒布后,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率領一批外交官和軍官前往安卡拉(土耳其首都)開展談判,商討如何終止土耳其對敘利亞的入侵。
 
2019年10月17日,美國白宮的官方網站報道稱美國和土耳其當日宣布兩國達成了以下協議,結束了敘利亞邊境地區長達一周的敵對行動:(1)土耳其立即停止戰火,(2)兩國政府致力于保護宗教和少數民族,(3)美土兩國政府加強合作打擊ISIS武裝人員,(4)美土關系予以加強。報道還同時公布了共有13條的《美土關于敘利亞東北部的聯合聲明》,其中第11條為:土耳其將暫停“和平之春”行動(Operation Peace Spring),以便讓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YPG”)在120小時內撤出敘利亞東北部由土耳其控制的安全區。YPG撤軍結束后,土耳其將終止“和平之春”行動。第12條為:一旦土耳其暫停“和平之春”行動,美國將不再根據2019年10月14日的行政命令繼續對其實施制裁,并將酌情與國會磋商,突現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第2254號決議在敘利亞實現和平與安全方面取得的進展;一旦土耳其終止“和平之春”行動,美國應當解除(lift)根據上述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
 
根據美土上述協議,土耳其于2019年10月17日暫停了“和平之春”行動,YPG在接下來的5天內撤出了敘利亞東北部由土耳其控制的安全區。此后,土耳其也未再開火。因此,2019年10月23日,特朗普宣布解除依據10月14日頒布的行政命令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lift Turkey sanctions)。
 
(三)對Lift一詞的解讀
 
1、撤銷(revoke)行政命令
 
為終止先前生效的行政命令,美國政府通常會在新的行政命令中撤銷(revoke)舊行政命令,例如:(1)1997年5月20日,由于緬甸舊政府對其人民的嚴重壓迫影響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利益,美國頒布了13047號行政命令,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并對緬甸施加制裁。此后,緬甸新政府上臺并促進了該國的民主自由。2016年10月7日,美國頒布13742號行政命令,宣布解除國家緊急狀態并撤銷(revoke)13047號行政命令。再如:(2)1997年11月3日,由于蘇丹政府支持國際恐怖主義、威脅鄰國穩定并違反人權,影響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利益,美國頒布了13067號行政命令,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并對蘇丹施加制裁。2006年10月13日,由于蘇丹的上述情形未有明顯好轉,美國頒布了13412號行政命令對蘇丹增加了新的制裁措施。此后,蘇丹政府積極致力于改變。2017年1月13日,美國頒布了13761號行政命令,宣布撤銷(revoke)13067號行政命令中的第1-2節以及13412號行政命令。
 
2、解除(lift)制裁措施
 
被解除的制裁措施有可能會被重啟。例如:2016年初,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及德國(P5+1國家,即中國、俄羅斯、英國、法國、美國、德國)與伊朗在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中,就伊朗核擴散問題達成協議。2016年1月16日,美國頒布了13716號行政命令,撤銷了此前頒布的13574、13590、13622、13645號共4個行政命令,并修改了13628號行政命令。然而,由于伊朗并未完全執行該協議,2018年5月8日,美國宣布美國退出JCPOA。2018年8月6日,美國頒布了13846號行政命令宣稱將盡快重啟(re-impose)與JCPOA有關的所有解除(lift)或豁免(waive)的制裁。同年11月5日,美國全面重啟對伊朗的制裁。
 
此次特朗普宣布解除(lift)對土耳其的制裁是以土耳其終止“和平之春”行動為前提,因此隨著土耳其軍事行動的變化,美國仍有可能對土耳其重啟制裁。而且由于具有次級制裁效力的13894號行政命令并未被撤銷,OFAC未來仍有可能根據該行政命令公布與土耳其相關的SDN清單,且該清單也具有次級制裁效力。針對土耳其的制裁一旦被重啟,OFAC可能會基于該13894號行政命令授予的寬泛權力擴大制裁范圍。
 
二、美國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的行政命令的概要
 
2019年10月14日,特朗普發布行政命令,宣布土耳其在敘利亞東北部的軍事行動“破壞了擊敗ISIS的運動”,威脅該地區的和平、安全與穩定,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及外交政策構成了非同尋常的威脅。針對此威脅,特朗普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并授權制裁以應對土耳其對敘利亞的入侵。
 
(一)行政命令第一節(Section 1)——針對土耳其政府及相關人員實施的財產凍結
 
該行政命令第1節主要針對土耳其政府、土耳其政府官員、參與敘利亞有關活動的人士(本文的“人士”包括自然人及實體)以及對其提供幫助的人士,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為受美國管轄的財產的凍結。具體內容如下:
 
凍結經財政部長與國務卿協商認定的任何下列人士目前或此后位于美國境內、目前或此后由美國人持有或控制的財產和財產權益,且該等財產和財產權益不得被轉讓、支付、出口、支取或以其他方式處理:
 
(1)負責、合謀、或直接/間接參與或試圖參與在敘利亞實施或與敘利亞有關的以下行為:1)危害敘利亞和平、安全、穩定和領土完整的行為或政策,或2)嚴重侵犯人權;
(2)土耳其政府現任和前任官員;
(3)土耳其政府的分支、代理或辦事機構;
(4)在美國財政部長和國務卿協商認定的土耳其經濟的特定行業中運營;
(5)向根據本行政命令財產及財產權益被凍結的人士(“被凍結者”)實質性提供幫助、贊助,提供財務、物質、技術支持,提供商品、服務,或提供其它支持;或
(6)直接/間接由被凍結者擁有或控制,代理/意欲代理或者代表被凍結者行事。
 
(二)行政命令第二節(Section 2)——針對外國人的制裁
 
該行政命令第2節主要針對參與敘利亞相關的特定活動的外國人,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包括禁止政府采購、禁止入境、財產凍結等。具體內容如下:
 
1、可被制裁的“外國人”
 
國務卿在與財政部長及美國政府其他適格官員協商后,若認定某外國人在本行政命令頒布后(即2019年10月14日當天或之后)有下列情形的,可對該等外國人實施制裁:
 
(1)負責、合謀、直接/間接參與或試圖參與、或資金支持以下活動:1)妨礙、干擾或阻止敘利亞北部地區停止戰火,2)威脅或阻止流離失所者自愿返回位于敘利亞的住所,3)強制將難民或其他人員遣返敘利亞,或4)妨礙、干擾或阻止解決敘利亞沖突的政治方案的實施;
(2)上述外國人的成年家庭成員;或
(3)出于個人利益或政治原因,負責、合謀、直接/間接地參與或試圖參與對敘利亞境內的財產(包括不動產)的沒收。
 
2、美國政府其他機構配合實施的制裁措施
 
針對可被制裁的外國人,若國務卿認定某外國人符合上述條件并對其施加以下一項或多項(包括第6節規定的兩項)制裁措施,相關政府部門和機構的負責人在與國務卿協商后,應當配合并保障制裁措施的實施:
 
(1)禁止政府采購:美國政府各部門和機構不得從被制裁者處采購任何產品或服務;
(2)禁止入境:針對被制裁者的外籍高管、負責人或控股股東,國務卿應拒絕簽證,國土安全部部長應禁止其入境美國。
 
3、美國財政部配合實施的制裁措施
 
針對可被制裁的外國人,若國務卿對某外國人施加以下一項或多項制裁措施,財政部長在與國務卿協商后,應當配合并保障制裁措施的實施:
 
(1)限制放貸: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在任何12個月的時間段內向被制裁者提供超過10萬美元的貸款或信貸,除非被制裁者從事人道主義活動且該等款項用于上述人道主義活動;
(2)禁止外匯交易:禁止任何受美國管轄的且涉及被制裁者利益的外匯交易;
(3)禁止銀行交易:禁止金融機構之間或者經由、通過或轉向任何金融機構的任何受美國管轄且涉及被制裁者利益的轉賬或支付;
(4)凍結財產:凍結被制裁者目前或此后位于美國境內的、目前或此后由美國人持有或控制的財產和財產權益,且該等財產和財產權益不得被轉讓、支付、出口、支取或以其他方式處理;
(5)禁止投資:禁止美國人向被制裁人投資或大量購買資產或債權;
(6)限制進口:限制或禁止向制裁人直接或間接進口商品、技術或服務;
(7)制裁行政高管:對被制裁者的首席行政官(principal executive officer)或承擔類似職能的人員實施前述制裁措施。
 
4、行政命令第6節的附加規定
 
該行政命令第6節規定,第1節和第2節的禁令還包括具有次級制裁效力的以下兩項措施:
 
(1)禁止向被凍結者捐款,向其提供資金、商品或服務,或為其利益行事;
(2)禁止接受被凍結者的捐款或者其提供的資金、商品或服務。
 
(三)行政命令第三節(Section 3)——可被制裁的“外國金融機構”
該行政命令第3節針對故意(knowingly)代理或代表第1節中所述被凍結者進行或促成任何重大金融交易(significant financial transaction)的外國金融機構,具有次級制裁效力,制裁措施包括不得在美開設代理行賬戶等。具體內容如下:
 
1、制裁內容
 
財政部長在與國務卿協商后,有權針對故意(knowingly)代理或代表被凍結者實施或促成任何重大金融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實施制裁。財政部長有權禁止該等外國金融機構在美國境內開設和維護代理行賬戶或清算賬戶,或對其維護前述賬戶設置嚴格的條件。
 
2、術語解析
 
該行政命令對相關術語進行了規定。
 
(1)外國金融機構(foreign financial institution)
 
“外國金融機構”是指從事以下活動的外國實體:1)接受存款,2)提供、發放、轉讓、持有或代理貸款或信貸,3)買賣外匯、證券、商品期貨或期權,4)或以委托人或代理人的身份出現于上述交易的居間人。該術語包括存款機構,銀行,儲蓄銀行,貨幣服務公司,信托公司,證券經紀人和交易商,商品期貨和期權的經紀人和交易商,遠期合約和外匯交易商,證券和商品交易所,清算公司,投資公司,員工福利計劃,貴金屬、寶石或珠寶的交易商,以及上述任何實體的持股公司、關聯公司或子公司。該術語不包括22 U.S.C. 262r(c)(2)所述的國際金融機構(注1)、國際農業發展基金、北美開發銀行或財政部長通報的任何其他國際金融機構。
 
〖注1: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復興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國際開發協會、國際金融公司、多邊投資擔保機構、非洲開發銀行、非洲開發基金、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中東和北非經濟合作與發展銀行、美洲投資公司。〗
 
(2)故意(knowingly)
 
“故意”是指知道或應當知道相關的行為、情況或結果,即“明知”或“應知”。
 
應當注意的是,該行政命令第1-3節的禁令的適用于該行政命令頒布前簽署的合同、取得的許可證或授權。
 
三、OFAC的行動
 
(一)SDN清單的新增與移除
 
在該行政令頒布的同時(2019年10月14日),OFAC宣布將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資源部、土耳其國防部、土耳其國防部長阿卡爾、內政部長索伊魯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部長多梅茲加入SDN,同時面臨資產凍結的還有上述部門/個人單獨或共同、直接或間接擁有50%或以上控制權的實體。
 
時隔9日,美國東部時間10月23日,OFAC將土耳其上述新增部門及部長從SDN清單上予以移除。
 
(二)發布三項通用許可證(注2)
 
2019年10月14日,總統頒布行政命令頒布且OFAC新增SDN清單的同時,OFAC還發布了以下三項通用許可證,列明了以下活動不受制裁限制:
 
1、第一項通用許可證(General License 1)
 
第一項通用許可證授權美國政府職員、受托人或雇員進行的官方業務。
2、第二項通用許可證(General License 2)
 
第二項通用許可證授權各方為了停止在美國東部時間2019年10月14日凌晨00:01之前與土耳其國防部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以及該兩部門單獨或共同、直接或間接持有50%或以上控制權的實體之間的已生效的經營、合同或協議而開展的“通常關聯并必要的”活動。但該經授權的清算活動的期限僅為1個月,應在美國東部時間2019年11月13日凌晨00:01之前完成。應當注意的是,此許可證并不允許從被凍結者在美國金融機構的賬戶中進行扣款。
 
3、第三項通用許可證(General License 3)
 
第三項通用許可證授權與聯合國及其計劃署和基金有關的特定國際組織繼續與土耳其國防部和能源部及該兩部門單獨或共同、直接或間接持有50%或以上控制權的實體進行官方活動。該等組織包括: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OCHA)、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OHCHR)、聯合國人居署(UN Habitat)、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聯合國人口基金(UNFPA)、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UNHCR)、世界糧食計劃署(WFP)、世界衛生組織(WHO)。
 
〖注2:OFAC發布的許可證分為通用許可證(General License)和特別許可證(Specific License):前者授權某一類人進行特定類型的交易,該等授權交易無需再另行申請許可證;后者是OFAC針對某書面申請,向某特定個人或實體簽發的授權某特定交易的書面文件。使用該兩種許可證從事授權交易的主體都必須嚴格遵守許可證的所有條件。〗
 
(三)相關影響
 
由于第二項和第三項通用許可證針對10月14日被列于SDN清單的土耳其國防部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而OFAC已于10月23日將土耳其該二部門及三位部長移除出SDN清單,因此上述第二項和第三項通用許可證自動失效。
 
若交易本身不違反其他的制裁規定,可繼續與土耳其國防部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以及該兩部門單獨或共同、直接或間接持有50%或以上控制權的實體進行交易。
 
其他相關交易主體也無需對此前與土耳其國防部及能源和自然資源部以及該兩部門單獨或共同、直接或間接持有50%或以上控制權的實體之間已生效的經營、合同或協議開展清算活動。
 
四、中國企業的注意事項和應對策略
 
盡管有觀點稱美國將會撤銷或廢止13894號行政命令,但在該命令被廢止或撤銷前,中國企業尤其是金融、貿易、投資領域的企業仍應當密切關注土耳其制裁事件的后續走勢。我們建議中國企業在局勢明朗前,遵守該行政命令的規定,暫時避免與該行政命令中可能被制裁的主體進行交易,避免因違反制裁規定而遭受處罰。
 
(一)嚴格遵守13894號行政命令中針對敘利亞和平與穩定的且具有次級制裁效力的規定
 
我們建議中國企業嚴格遵守該行政命令中針對敘利亞和平與穩定的且具有次級制裁效力的規定,不得負責、合謀、直接/間接參與或試圖參與、或資金支持以下活動:(1)妨礙、干擾或阻止敘利亞北部地區停止戰火;(2)威脅或阻止流離失所者自愿返回位于敘利亞的住所;(3)強制將難民或其他人員遣返敘利亞;(4)妨礙、干擾或阻止解決敘利亞沖突的政治方案的實施。
 
(二)遵守未來與土耳其相關的SDN清單的規定
 
由于13894號行政命令具有次級制裁效力,OFAC未來據此公布的與土耳其相關的SDN清單也具有次級制裁效力。中國企業應密切關注未來與土耳其相關的SDN清單并嚴格遵守制裁的相關規定,除非獲得許可證或者豁免,否則不得與該等實體進行任何交易往來。
 
此外,SDN清單實行穿透式管理,從而使制裁范圍進一步擴大。即SDN清單上的實體單獨或共同擁有50%以上控制權的實體也將被視為列于SDN清單(“50%原則”),與該等實體進行交易也將受到制裁。所以,中國企業不僅應防范未來可能公布的有限的與土耳其相關的SDN實體,亦需關注50%原則背后牽連出的其他隱形SDN實體。在交易前進行充分的盡職調查,必要時向OFAC確認交易對象是否屬于SDN實體,并要求交易對象簽署承諾函。
 
(三)中資金融機構應謹慎進行盡職調查(KYC)和黑名單篩查
 
該行政命令第3節授權OFAC對被凍結人士促成“重大金融交易”的任何外國金融機構實施制裁,制裁措施包括禁止其在美國境內開設和維護代理行賬戶或清算賬戶,或對其維護前述賬戶設置嚴格的條件。
 
關于何為“重大金融交易”該行政命令未做解釋。但OFAC曾公布其對“重大交易”(significant transaction)的主要評判因素:(1)交易的體量、數量以及頻率;(2)交易的性質;(3)管理層的認知水平以及交易是否構成特定的行為模式;(4)交易與被制裁人的關聯程度;(5)交易對立法目的影響;(6)交易是否涉及欺詐行為;以及(7)財政部長根據案情逐案判斷其他相關的因素。
 
禁止在美開設和維護代理行賬戶或清算賬戶會從根本上影響到美元結算,可能導致美元業務無法開展。由于“故意”包括“明知”與“應知”,而盡職調查是普遍隔離“應知”的一道關鍵防火墻,因此中資金融機構應當謹慎進行盡職調查(KYC)和黑名單篩查:(1)在為土耳其的任何政府機構或企業提供服務前,進行全面的背景調查,并對其關聯方、子公司和實際控制人進行篩查;(2)不時對自身所使用的黑名單篩查系統進行更新并依照更新對現有客戶進行篩查。經調查評估若交易存在巨大風險,則應及時咨詢專業律師討論是否終止相關交易或服務,避免由于參與被禁止的交易而面臨制裁風險。
 
在目前局勢下,無論是在貿易、金融或者第三方服務領域,均不建議中國企業與土耳其簽署長期合同。合同周期短的合同相對風險較小。
 
(四)違反SDN制裁規定的處罰
 
違反SDN制裁規定的行政處罰屬于嚴格責任判定,即只要違反制裁措施的規定便會受到懲罰,不要求違反制裁規定的主體有主觀意圖或認知。若違反SDN制裁措施的行為也違反了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案(IEEPA),則每宗違規交易可能被科處最高250,000美元(注:根據2019年6月14日生效的《聯邦公告》,該金額調整為302,584美元)或交易金額兩倍的罰款(取其較高者);另外,違反規定的主體自身也可能會被列入SDN清單。
 
違反SDN制裁規定的刑事處罰屬于過錯責任判定,即要求違反制裁規定的主體有犯罪意圖或認知。刑事處罰包括:(1)罰金:每宗違法交易可能被科處最高1,000,000美元或違法所得兩倍的罰金;(2)違法的自然人或違法實體的相關高管可能會面臨最高20年的監禁。
 
專家介紹
 
蔡開明
 
北京大成總部高級合伙人,大成總部跨境投資和跨境貿易業務負責人。目前擔任中國貿易促進委員會(中國國際商會)經貿摩擦法律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商務部下屬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法律顧問、商務部下屬中國輕工業進出口商會法律顧問、商務部下屬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法律顧問、中國貿促會陜西省分會商事法律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石家莊仲裁委仲裁員。
 
蔡律師從事國際貿易救濟、出口管制、跨境投資并購、跨境業務合規等相關業務。曾代理國內外知名大型企業處理跨境業務,也代理了眾多國際貿易救濟案件。客戶包括中興通訊、招商局集團、安塞樂米塔爾集團、葛洲壩集團、佳通輪胎、寶鋼股份、石藥集團等公司,其專業表現與卓越才能獲得了客戶的高度認可。
 
蔡開明律師從美國天普大學畢業并獲得法律碩士學位,擁有律師職業資格和中國并購交易師資格。
 
獲獎情況:
 
· 蔡開明律師被“CHINA BUSINESS LAW JOURNAL”--中國商法評為“China’s elite 100 lawyers”-- 100名商法推薦精英律師;
· 蔡開明律師入選中國司法部“中國千名涉外律師”名單;
· 蔡開明律師成功入選Corporate INTL雜志評選的Annual Who’s Who Adviser中國地區貿易領域推薦律師;
· 蔡開明律師成功入選GLE(Global Law Experts)評選的International Trade Law Firm of the Year in China的代表律師之一。
 
◆ ◆ ◆  ◆ ◆
 
2018年夏季達沃斯論壇,國家信息中心發布“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走出去智庫(CGGT)獲評“一帶一路”前十大社會智庫,該報告由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導。
 

 
走出去智庫(CGGT)主導研發的國際合同智能審核機器人,由商務部和北京市商務局支持,在京交會北京日進行了全球首發。走出去智庫&合通機器人首席專家呂立山在活動期間,分別向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介紹了國際合同智能審核機器人的強大功能。
 
△走出去智庫&合通機器人首席專家呂立山在2019年京交會北京日演講視頻 
 
法律AI觀察 | 副總理蒞臨視察,合通機器人亮了!
法律AI觀察 | 國際合同審核機器人全球首發,2分鐘解決國際合同痛點
 
 
 
走出去智庫全球領先的法律、投行、稅收籌劃、項目估值、銀行保險、人力資源、風險管理、公共關系專家可以為中國企業境外投資并購提供相關咨詢服務,如有需要,可給我們(cggthinktank)留言“公司+姓名+職位+手機號碼+企業郵箱+需求”,獲得專家幫助。
 

走出去智庫(CGGT)
不談大道理,只講干貨。國內外一流投行、法律、會計、風險管理、銀行/保險、品牌、人力資源、估值、境外信息情報和數據管理9個領域的專業人士聯袂。走出去一站式專業實務和數據信息平臺,企業跨境投資并購智囊團。
更多信息請訪問:www.cggthinktank.com
 
版權聲明:走出去智庫(CGGT)歡迎轉載,請注明來源:走出去智庫(CGGT)。如不署名來源,CGGT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歐盟與英國達成新脫歐協議,全球市場波動!真要脫?
下一篇:加快外貿轉型升級,中國要干這些事!

分享到: 收藏
?
qq游戏有十三水吗